两个小国带风向,几个大国竟然全都上套了?

2022-05-17     <<返回首页

数十年来,奉行军事不结盟的北欧国家芬兰与瑞典正驶向加入北约的“高速公路”。 芬兰总统尼尼斯托当地时间5月15日宣布,芬兰决定申请加入北约。他称这是“历史性的一天”,“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紧随其后,当地时间5月16日15时,瑞典首相安德松和中右翼的温和联合党主席克里斯特松举行联合新闻发布会。安德松表示,经议会辩论,瑞典政府将申请加入北约。这一决定打破该国坚持了200多年的军事不结盟立场。
瑞典媒体援引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称,瑞典可能将和芬兰一起递交“入约”申请。实际上,在苏联解体后,北约多次试图拉拢芬兰、瑞典“入伙”未果。直到今年年初,“加入北约”都不在两国政府的考虑范畴之内。但随着俄乌冲突的爆发,芬兰、瑞典对加入北约的态度逐渐逆转,速度之快超出外界预期。
美联社评论称,芬兰、瑞典“入约”相当于欧洲大陆出现了“历史性重组”。要知道,芬兰与俄罗斯有着1300公里长的边界,与俄第二大城市圣彼得堡最近距离仅170公里。一旦芬兰加入北约,北约与俄罗斯的陆地边界将增加一倍,欧洲的安全格局也将发生巨变。
值得关注的是,加入北约真的能为芬兰和瑞典换来它们想要的安全保障吗?在尼尼斯托看来,加入北约将最大限度地提升芬兰的国防安全,而非针对任何国家;瑞典首相玛格达莱娜·安德松也认为,瑞典需要加入北约后的正式安全保障,此举“并非针对俄罗斯”。
不过,俄罗斯并不这样认为。芬兰和瑞典“入约”意味着威慑延伸至俄罗斯“家门口”,这或将是北约针对俄罗斯的第六次“东扩”。俄外交部此前发出警告称,俄将不得不采取技术性军事手段等,来消除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所造成的威胁。
芬兰:“理想”面临现实威胁
持续80多天的俄乌冲突,让与俄罗斯领土相连的芬兰倍感担忧,历史上的战争记忆也再度被唤醒。于芬兰而言,放弃军事上的中立地位似乎已成为该国维系安全的务实选择。


芬兰前总理亚历山大·斯图布曾如是总结指导芬兰的安全政策的两套原则:地理和历史;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
“在一个理想的世界里,芬兰希望与俄罗斯合作,因为俄罗斯是芬兰在地理上无法回避的邻国。但另一方面,从历史中可知,对芬兰构成最大现实威胁的国家也是俄罗斯。”斯图布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
事实上,在俄乌冲突之前,芬兰政治精英始终认为,俄罗斯是“搬不走的邻居”,与其建立一种理性合作的关系对芬兰最有利。即便是在2008年格鲁吉亚危机与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后,芬兰国内的舆论氛围仍未发生巨大改变,支持该国加入北约的比例均维持在20%左右。
距离俄罗斯边境仅30公里的芬兰城市拉彭兰塔堪称两国长期开展务实合作的缩影。该市市长基莫·贾瓦向《卫报》介绍称,在新冠疫情暴发前,每年有150万俄罗斯人来到拉彭兰塔,给当地带来了数百万欧元的收入,当地甚至还有商店专门为俄罗斯游客开设。与之相应,拉彭兰塔也在圣彼得堡设立办事处,并向西方游客推销,自称是进入俄罗斯的“门户”(gateway)。
但在俄乌冲突爆发后两个多月来,芬兰的民意发生了巨大的逆转。据芬兰广播电视台(Yle)民调数据显示,今年一月,只有不到30%的芬兰人支持加入北约,但这一数字在3月上升至62%。到了5月,多达76%的芬兰民众支持加入北约。
《卫报》援引分析人士观点称,芬兰民众当前支持加入北约的强烈情绪,源于与二战时期与苏联作战的记忆。1917年12月,在十月革命后不久,被俄罗斯统治了超100年的芬兰宣布自俄独立。1922年,苏联成立,其一直对于两国边境上的领土归属存有异议,认为距苏芬边境仅32千米之遥的苏联第二大城列宁格勒(今圣彼得堡)的安全受到威胁,且芬兰在独立过程中与德国关系密切。
上一页下一页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 1